不周记·5【免费连载】

分享:ying雨天  阅读:45  发布时间:2014-10-22 00:40:06

经读者强烈要求,即日起改为每周二、周五放送,每周两回更过瘾!

祝各位读者中秋节快乐!

--你看,又是一个与奇幻有关的节日!

不周记·第五回

胡说:

天网恢恢总无常,正邪盈虚说不详。

不向天道尊礼度,却从人间取繁华。

命无常,总会忘,如何过得爽?只好一觉睡到大天亮!

以上真的是胡说,不过却道出了这个故事整体的脉络:这是一群随心所欲的家伙们,因为无法在正常世界活着,所以只好任性胡闹,不把天下搅得底朝天就决不罢休。

上回说到,梁清散路遇鬼神眼,苏女王计定暂结盟。不周记·5【免费连载】。这俩人刚一碰面,相互印证武功,http://zj.tongxiehui.net/30638.html发现均制不住对方,转念想到那爵爷虽然不会在武功上占了便宜,却厉害在手下高手如云,个个愿意为她上刀山下火海。虽然梁清散与苏伐皆心怀鬼胎,但也逼不得已暂时结盟。可惜这一招也在爵爷的预料范围之内,谁叫这里是人家的地盘?

只不过另外一件事情,就算是爵爷也无法掌控。这件事情,梁清散与苏伐都已经发觉了。

王苏城外酒肆的老板,竟然失踪了。

起先,梁清散还以为老板只是避而不见,毕竟他是梁清散,江湖上人人避而不及。所以他才出招要打砸酒肆,还通过亦不休雇佣了一个只看钱不要命的薛立。不周记·5【免费连载】。但他试探之后才发现,这老板是真的失踪了。

苏伐也对此事耿耿于怀。以她的性格,凡事不合道理,都应该被她拆解、碾压。可就是这件事情,她完全想不通。

更想不通的是深居王苏城大殿的爵爷。有人竟然能在她的掌控下失踪!那老板也算是有经天纬地之才,但在屠龙一役之后,甘愿归于爵爷的帐下,专心经营着酒肆。爵爷心想,一则他知道太多秘密,需要时刻放在身边,二来有这么一人作为前哨打听江湖上的长短,也是极为便利。可是,他居然失踪一个月,毫无消息。

梁清散与苏伐只以为这也是爵爷的计谋,却不知道爵爷也是非常苦恼。她从一年多前就谋划着要让屠龙时的众人再次聚集,好将当年结下的恩怨了结,可这节骨眼儿上那老板突然失踪了。箭在弦上不得不发,但这支箭似乎要偏离目标了。

这会儿,有人比梁清散等人还要着急,那就是酒肆的那名伙计。店被砸了不说,老主顾还被突然前来的黑衣女子胖揍一顿,老板失踪一个多月不知所踪,太多事情他已经应付不过来了。

更让他郁闷的是,店里还放着一张催命符。

[有事,速来。"

短短一句话,其权威却不能质疑。送来这张纸的人,是王苏城碧玉园的管家满非,纸上还有爵爷最爱用的轧花样式。这纸当然不是送给店伙计的,而是给老板的,可是老板偏偏不在。这张纸并没有注明时间,其含义就是要老板看见的时候第一时间飞奔而去。可能爵爷从来就没想过,有人竟然敢不听她的指挥。在她的价值观里,我不搭理你就是给你面子,我要搭理你就是要你的命。

店伙计无奈。他无法想象老板如果不能及时去见爵爷,自己会面临怎样的下场。如果那位大人物发火了,怕是只有死才是最好的下场吧。

反正酒肆不能营业,伙计收拾东西,出门去寻老板。可是,从哪儿寻起呢?

江湖上消息最灵通的人就是老板了,如果一个消息最灵通的人都失踪了,那么谁又会知道他的下落呢?

伙计脑海里只有一个人,那就是亦不休。

亦不休一年会见到多少江湖人?没人知道具体数字。但据说如果谁能见到亦不休的账本,基本上就能知道这一年江湖上都发生了什么事。作为一个中间人,无论是谁要买凶杀人,谁要主持公道,谁要大宴群豪,谁要出卖秘籍--凡是江湖买卖,亦不休都想插足。

店伙计终于取出了老板给他的年终奖--日行千里的宝马,一路绝尘而去,奔往安逸庄。

这安逸庄是亦不休的产业,却总无法安逸,每日访客不断。谁想找亦不休,总得来这里报个到,奉上足够的银钱作为见面礼。如果亦不休觉得买卖可以谈,那也会来到安逸庄,对来客说一句[喝杯茶",说白了还是要钱--茶可不是免费的。如果谈得来,那么亦不休会收下前款,辛苦跑一趟,无论最后事情成没成,总是要上门讨要中介费的。如果谈不来,亦不休的时间是要花钱买的--同样花费不小。

总之,要见亦不休,一个字,钱。但江湖人离不开他。谁叫他人脉太广呢?凡是亦不休牵线搭桥,几乎没有办不成的事情。据传说,黑市上那仅有的几枚王苏城的铜印子,也是亦不休出卖的,而爵爷居然没动怒。由此可见,王苏城也是要和亦不休做买卖的。虽然亦不休总是说,和他们做买卖,只有吃亏的份儿,但这个没人信,他是出了名的铁公鸡。

所以伙计此次到安逸庄,可算是拼了老命。酒肆里的银钱随他支配,这是老板说过的话。但这话可没说要用来孝敬亦不休。可是为了活命,店伙计可是豁出去了。

赶到安逸庄之时,已经是快要日落。一般而言,这时候安逸庄才是最热闹的时候。人说行侠仗义光明磊落,这纯粹是放屁。私下交易,暗地做事,闷声发大财,倘若没有惊天动地的本事,这才是生存之道。

所以,乘着夜幕做事才是安逸庄的规矩。

然而当伙计来到安逸庄门前时,发现现在的安逸庄竟然真的安逸起来。既看不见鬼鬼祟祟的江湖人,也见不到迎来送往的庄上客。伙计心中咯噔一下,莫非这亦不休,竟然也出事了?

正当他奇怪之时,安逸庄的大门轰然开放,里面却是灯火通明,与往日无异。但这更增加了伙计的惊恐,因为庄里只看得见灯光,却不见来往的庄客。

只有大名鼎鼎的亦不休一人,站在安逸庄大厅的台阶之上,双手背后,笑盈盈地看着他。

他想要拔腿就走,他感觉这种异常的情景之下,前进一步就有危险。但如果他找不到老板,就会有更多的麻烦。

再说,他终究是个凡人。凡人都有好奇心,哪怕觉得很危险。见到这样的场景,他哪有不前进的道理?

伙计小心翼翼,一步步向前挪动着。当他走进安逸庄大门之后,那扇门又轰然关上,似乎冥冥当中皆有注定。

[这位小哥,来找亦某作甚?可带足了银钱?"亦不休见伙计已动,继续笑盈盈地说道,有点儿阴阳怪气。

不过伙计反而有些放心了,这正是亦不休惯有的态度,对谁都爱答不理,提起钱来又毫不掩饰。

[久闻亦大侠消息灵通,特来打听一个人的下落。"

[大侠二字,亦某可是不敢当那。"亦不休笑得更加开心了,[却不知小哥要打听什么人的下落呢?"

[王苏城外三十里的酒肆,亦大侠可知道?"

[天下谁人不知,谁人不晓?那店的老板,可是亦某的好朋友呐。"天底下又有谁不是亦不休的好朋友?他只管说,别人从来没反对,[想他也是个英雄人物,居然也被你寻不到了?你是他什么人?"

[恳请亦大侠帮忙,钱好说。"伙计摸出怀里的名帖,这可是老板交给他的,没人能复制得了,[我是他店里的伙计,当真有要紧事找他。"

[有钱一切好说!更别说是朋友了。哈哈哈哈哈!"亦不休笑了笑,慢慢走上前来,想要握住伙计的手,[来,你随我进屋,都好商量。"

就在亦不休想要握住伙计的手那一刹那,天空中如同一个炸雷似的声音传来,亦不休一惊,退后数步,店伙计则呆若木鸡。

[撒手!"又是一声,声音刚到,一个人影已经蹿出,朝着亦不休胸口就是一掌。这一掌看起来稀松平常,似乎与那能发出炸雷声音的内功完全不符。只见亦不休轻松避过,跃到台阶上,收住了笑容。

[什么人,敢在我安逸庄撒野!"

那人并未答话,只是紧紧盯住亦不休。这来者好一副凶悍的样子!只见他人高马大,双眉浓重,头发如同短小的钢针一般,脸上的横肉饱经沧桑,似乎已经有三十六七岁。

与他凶悍的外表不相符的,是他身上华美的衣服。暗黄色的道袍,领口、袖口裹以油亮的皮草,背后绣有龙凤的纹章,腰间一条金缕玉带闪闪发亮,足下一双黑靴一尘不染。

足以见得,他是个对衣服相当有研究的人。

亦不休见对方并不答话,双手一抖,双剑握在了手上。江湖上没几个人见过亦不休的功夫,也没什么人想跟他动手。毕竟并不是谁都像梁清散一般,对世事毫不在乎。凡人都有遇到麻烦的时候,都有用得着亦不休的时候,谁愿意和他闹翻脸动手?

可是大家也都知道,亦不休的功夫不弱,足可以称得上是一等一的高手。他那广大的人脉,也绝非是凭着一张嘴换来的。

亦不休左脚点地,一个箭步冲了上来,右手的长剑已经递到那道袍男子的身边,只见剑尖抖动,一下子罩住了那男子上半身几处要穴。这一上来就要人命的打法,江湖上也不算多见,几乎是仇人见面的意思了。

可是那男子并未闪避,眼睛依然死死盯住亦不休。只听叮当一声,火花四溅,亦不休右手这剑,还没接触到那男子身体,就被一面看不见的铁壁给挡回,只看得那店伙计目瞪口呆--只听说过金钟罩铁布衫,却还没见过什么人能做出如此强大的防御。

亦不休退后一步,双剑齐上。他可真是剑术无双,这右手的剑,剑招极快,仿若一阵狂风一样,不断刺向那名男子,站在旁边的店伙计也被其激起的大风抽打,脸颊生疼。

而亦不休左手那剑,剑招却是凝聚着强大的内力,虽然剑招较慢,可是招招有石破天惊的威力,而且不时回护着自己露出破绽的身体,可谓攻防一体。

最可怕的是,这种双剑齐发的招法最为消耗内力,可亦不休百余招打出,内劲丝毫不散,每一剑出去,依然虎虎生风。

他有今日之地位,的确名至实归!

然而那名不断承受剑招的男子一直一动不动,他周身似乎开了个打铁铺,叮叮当当响个没完,可亦不休的剑就是一招都伤不了他。他只是单手在胸前比划,如同道士念咒一样,那无形的墙壁就将亦不休狂暴的剑法全数挡开,当真神功惊人。

可就连武功稀松平常的店伙计也看出了端倪。如此打法,双方比拼的就是内力,终有一人会力竭倒下。究竟先败的是专于进攻的亦不休呢,还是埋头防守的道袍男?

亦不休久攻不下,长啸一声,突然之间双剑合一,也几乎是人剑合一,飞身向那道袍男冲去。可那男子只是微微一笑,道:[找到源头了。"

紧接着他又拍出一掌,那掌风带出的声音,如同龙吟一般雄壮。只听到金石碎裂之声,亦不休双剑碎成无数,人也如断线风筝一样飘到了台阶上,咔嚓一声,筋骨尽碎。

店伙计怒不可遏。这亦不休好不容易答应了要替他寻得老板,竟然被突然之间蹿出来的男子给杀了!可这人武功深不可测,别说是他店伙计,就算是老板来了,也未必能打赢。

[小兄弟,你就算受了伤,也怨不得我。"那男人说,[当然你也受不了伤。"

[你杀了他,我怎么找人!"

[哈!倒也是个有情有义的小伙计。我告诉你两件事,第一,不是我杀了亦不休,他早就死了。第二,我也在找你家老板,可以顺便帮你的忙。"

男子说话的声音略有浑浊,但却让人觉得很放心。

[亦不休早就死了?"伙计不明所以。

[你且看他的尸体。"

男子话音未落,亦不休的尸体开始腐烂,露出的骨头发出幽幽的绿色。

[亦不休早就给人毒杀,然后被做成了傀儡,他站在这里就是为了等你。有人觉得你和你家老板常年厮混,总也知道点儿什么。当他们把你捉住,你下场也好不了。"男子说道。

伙计突然意识到,这名男子早就在旁窥探,只是等着亦不休来捉自己,才好确认自己的的确确是王苏城外酒肆的伙计。这名男子,也是工于心计。

[先生神功惊人,为何不一开始就击杀他,却闹出这么多麻烦?"伙计心里不悦,嘴上埋怨。

[你跟随你家老板多年,竟然没学到他半点机敏。"男子摇头叹气,[我一出手就把他拍碎了,怎么探究到底是谁控制着傀儡?怎么追踪傀儡师的下落?又怎么给你找出你家老板的线索?"

店伙计愕然。看来这名男子不仅仅是武功卓绝,见识更是非凡。似乎天底下的闲闻野史、武功套路、江湖掌故均在他的掌控之内。

[原来先生就是人称通天谕的锦翼,久仰大名!还望先生给我指条明路!"伙计赶紧作揖。眼前这人,当年屠龙时亦在场。他蛰伏江湖多年,甚少过问世事。连他都要出来参一脚的事情,那老板究竟惹了多大的麻烦?

[看来你也不是草包一个。但是有两件事我要告诉你,第一,锦翼此番前来,的确是为了找你家老板,但不是为了帮你。你愿意跟我就来,不愿意跟就赶紧回老家结婚。第二,做傀儡的人不一定是绑你老板的人,那人怕是比傀儡师还要阴毒。你自己小心。"

伙计无奈地笑了。这会儿哪里还有他选择的余地?回去,就是被王苏城所擒,离开,八成要死在傀儡师手下。

他只有跟着锦翼,继续前进。

欲知后事如何,且听下周分解。

阅读<不周记>之前章节,请查看[buzhouzazhi]历史记录。

<不周butjoy>,一本[用想象补缺"的幻想杂志!

免费福利,欢迎转发!

更多相关内容:
分页: 1 2 3
如果你喜欢本页,请不要忘记收藏哦